毛线团子君

于寻常处发现美

「菠萝」 有求 (六) (古代架空)

第六章


宫中派人来传黄渤进宫,黄渤跟着宫人一路走到了御花园,趁着宫人去禀报皇上的时间,黄渤不经意抬眼看见皇上正在跟罗志祥喝茶,两人相谈甚欢。可不是相谈甚欢吗,在皇帝面前,除了眼前这位,黄渤还没见过第二个人敢笑得东倒西歪。


黄渤心里有点刺刺的,说不上是什么感受,想着事情结束之后必定要找老狐狸问清楚皇帝跟罗志祥到底什么关系,能让罗志祥在皇上面前可以如此随意。


听见皇上传召,黄渤走到皇上跟前行礼,皇上立刻叫起赐坐。黄渤坐在皇上的对面,看见皇上眼中还有尚未褪去的笑意,真是相谈甚欢啊!黄渤再心里又默默的感慨了一遍!


黄渤本想问问皇上刚才说什么说得如此开心的,可是一想这样就显得自己太过八卦了,最后出口的话就变成了“不知陛下唤臣进宫所谓何事?”


皇上说道:“这些日子为难爱卿了,陆仪这个老匹夫给出的消息是真的,但是朕觉得狡兔三窟,他必定不会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不知丞相以为如何?”


黄渤想了想道:“陛下所言甚是,陆仪想要出狱后东山再起,必定还藏有私银。而且微臣猜测,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恐怕藏银子的地方就是他自己的家中。”


皇上想了想说道:“既然这件事是经你二人之手,那就由你二人接着办吧。你们二人晚上秘密进入被查封的尚书府中调查,不要打草惊蛇。若是找不到,你们再另寻他法。”


“微臣尊旨。”


出宫的时候,罗志祥只留下了句,“我在流莺阁等你”就骑着马走了。流莺阁是京城最好的青楼之一,青楼楚馆的确是掩人耳目的好地方。黄渤曾经因为公务应酬也去过几次,阁中都是才貌双全的女子,而且很有自己的格调,不少王公贵族在这里千金求一笑,也有不少风流才子在此处但求花解语。但是一想到罗志祥去流莺阁的场景,不知道为什么黄渤却有点不自在。


时间过得不紧不慢,黄渤等到戌时末才动身去流莺阁。琉璃花灯迎客来,莺歌燕舞不思归。黄渤一进入流莺阁,就迎过来一个姑娘,眼波流转,处处动人,掩着嘴笑道:“爷,可是来找罗公子的?”


黄渤看了那个姑娘一眼说,“正是。”他什么时候把这里混得这么熟的!


黄渤跟着那个姑娘来到雅阁,只见罗志祥坐在榻上,一个黄衣女子坐在他对面正在给他倒酒,罗志祥侧着头对着那个黄衣女子说着什么,把那姑娘逗得呵呵直笑。罗志祥什么样的表情隔着珠帘看不清楚,想来也是笑眯眯的吧。


黄渤掀起珠帘走过去,才看清那个黄衣女子是流莺阁的头牌之一,银杏姑娘。银杏姑娘只见有缘人,若是她不喜欢你,就是拿刀架在她脖子上她也是不肯的。对着罗志祥调侃道:“小猪,你艳福不浅啊,银杏姑娘可不是谁都能有辛得见的呢。”罗志祥对着黄渤眨了眨眼睛说到:“渤哥,你错了,今天晚上银杏姑娘可是为了你才来的。”还转头问银杏是不是。


银杏笑嘻嘻地不答话,从榻上起来道:“渤哥你坐,我给你们弹琴。”便走到一边弹起琴来。黄渤发现,银杏姑娘也是个自来熟。琴音清脆,仔细一听,是一首《越人歌》。黄渤看着罗志祥,心想这回看你怎么说。却只看见罗志祥看着银杏,笑盈盈的。黄渤心里一下子感觉不是滋味了。下意识地拿起酒杯开始喝起酒来。


一曲弹完,银杏起身去门外吩咐丫头端来百花酒和糕点。罗志祥乘机悄悄地对黄渤说:“咱们晚点等到宵禁了再去吧,我替你准备好了夜行衣。”黄渤说:“我可不会武功啊。”罗志祥一笑:“没事,我背你。”


回来的时候银杏抱着一个琵琶,身边跟着一个丫头端着托盘,托盘上放着衣服。她笑盈盈的说:“小猪歌,你舞剑好吗,银杏已经帮你把衣服准备好了。”


“臭丫头!”罗志祥笑骂了句,却没有拒绝,其实去内间换好了衣服。


再出来时,罗志祥穿着一身月白的窄袖长袍,腰间朱红嵌金边宽腰带,袖口以朱红色配金丝绣祥云纹,显得高贵儒雅。黄渤突然想起一句诗,公子人如玉,陌上世无双。


银杏见罗志祥出来,看了一眼黄渤,笑道:“小猪哥,你真好看!杏儿要开始弹琵琶啦!”琵琶声响起来,是《破阵曲》。罗志祥人随曲动,衣袂翻飞,剑声簌簌,黄渤想着翩若惊鸿,婉若游龙大底如此了。


罗志祥舞剑很是认真,眉眼间仿佛神圣不可侵。黄渤却突然间没有看下去的兴致了,端起百花酒自斟自饮了起来。自古美人配英雄,不管怎么说,银杏对罗志祥也太随意了,小猪哥?会这么叫他关系当然好啦。黄渤又喝了一口酒。待罗志祥一曲舞完,百花酿已经有不少进到了黄渤的肚子里。


罗志祥舞玩剑,端起酒壶想给自己倒一杯酒,却发现百花酿已经少了不少。罗志祥一副委屈的样子看着黄渤道:“渤哥,你怎么一个人喝了这么多呀,给我留点呀!”


黄渤装作一副情不自禁的样子遗憾地说:“你快去换衣服吧,我们差不多该走了。”


“渤哥,你错啦,是我们快去换衣服吧。”

=======================================

好吧,我写文慢热,更新缓慢,希望大家见谅TAT

偷个剧吧,银杏并不是喜欢小猪

「菠萝」 有求 (五) (古代架空)

第五章


熄灯之后,黄渤睡在榻上,开始有点失眠了。


黄渤开始有点后悔,明明只是见过几次面的人而已,明明只是有求与被迫帮助的关系,怎么就不自觉的把他留下来了呢,这下好了,万一明天被发现锦衣卫指挥使上朝时是从丞相府出来的还不知道要被传成什么样子呢


黄渤看了看躺在床上的人,隔着纱帐看不清楚,但是看着影子一动不动,大概是睡着了吧?真的睡着了吗?在“陌生人”的府里也能睡?不怕我害他?还是真的累了吧,刚才看见他分明这么痛苦,黄渤在心里默默叹了一口气。


想着想着黄渤就模模糊糊睡着了,再醒过来已经是有丫鬟在敲门准备伺候梳洗更衣了。黄渤看了一眼床铺,床上已经没有人了。大概是罗志祥乘着自己睡着了偷偷走了。


早朝时大臣们的位置都是按品级排的,黄渤身为一品宰相自然是站在最前面,罗志祥站在稍微偏后的位置。黄渤乘着启奏的时候不着痕迹的往后瞄了一眼,看着罗志祥的面色还算正常,嗯,也就是看起来正常吧,黄渤心想。


吃过午饭,黄渤去了刑部大牢。


看着陆仪的样子与昨天相比真是判若两人。难怪能松口这么快。


“陆大人,别来无恙啊,我听说陆大人已经有了决定了?诶呀,陆大人怎么变成这样了!”


“黄大人,你昨天说的本官答应你!本官出狱以后一定让这帮杂碎好看!”


“那说吧,陆大人。”


“但是我要看看黄达人到底怎样能保证我能出去。”


黄渤脸色一黑: “陆大人,不要不知好歹。”黄渤又叹了口气,从怀里掏出一本账册“陆大人看看这是什么?”


“这……莫非……”


“你挪用灾银的证据在这里,只要我把这个销毁……那锦衣卫拿什么来告你?”


“好,丞相好手段!黄大人附耳过来。”


黄渤走出刑部的时候看见罗志祥正等在门外,怀中抱着鎏金刀,背部依靠在墙上,眉头紧锁,若有所思。黄渤突然很想知道,罗志祥的这个姿势是故意摆得这么好看呢,还是他真的这么好看。


黄渤走了过去,把刚才陆仪告诉他的转告给罗志祥。罗志祥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然后对着黄渤行了一个礼,就告辞了。


黄渤看着罗志祥离开的背影,舔了下有点发干的嘴唇。他知道罗志祥匆匆离去是为了去查陆仪这么多年私藏的银两去了,但是他突然想问一下,他腰上的伤口怎么样了。


那天晚上黄渤在卧室里看了一晚上的志怪奇谈。黄渤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期待着什么还是只是单纯的不想睡觉,直到将近寅时要去上朝的时候,终于合上了书,微不可查的叹了一口气。


「菠萝」 有求 (四) (古代架空)

第四章


黄渤故意摔坏了桌上的杯子,装作受伤的样子,让门口的侍卫将药和绷带拿来。


“你这腰上是怎么回事?”


“昨天晚上在回府的路上,遇了袭。”罗志祥捂着腰,皱了皱眉,转而又一笑,“渤哥你别在意,虽然我中了一剑,但是没什麽大碍的,不要紧的啦。”


黄渤心里抽了一口凉气,伤成这样了,还叫没什么大碍,还不要紧,还能笑得出来?“知道谁干的吗?”


“可能是上一代锦衣卫残党,为首的那个我以前好像在锦衣卫里见过。我本来打算留几个活口回去审审的,但是他们都服了毒,。” 罗志祥想了想又说,“后来,我叫人把尸体抬回去,仵作说他们服用的毒药并非是一时三刻能致命的那种。”


黄渤听完暗想,可能是那伙残党被人当枪使了,后面说不定还有人。


先皇无能,导致朝中乌烟瘴气,好在新皇励精图治,善纳良言,经过一番博弈终于将上一任锦衣卫指挥使革职斩首。没想到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尚有余孽未清。罗志祥刚刚上任,在朝中根基未固,此时正是这些乱党最易得手的时候。谁都知道,除掉了锦衣卫指挥使,就是挖去了陛下的眼睛!


黄渤还欲深思,传来了敲门声,“老爷,药拿来了,小的进来了。”

“在门外候着。”


“是!”


黄渤走到门后将拿着药箱,门外的管家问道:“老爷,你伤着哪了,让老奴进去给您上药包扎吧。”


“我没什么大碍,自己来就行,下去休息吧。”


“老爷……”管家还想说些什么,黄渤已经关上了房门。


黄渤提着药箱走到床边,看着罗志祥说,“把衣服脱了吧,上药。”


罗志祥将上衣脱下,趴卧在床上。借着灯光,黄渤渗出的血擦掉,清晰地看见罗志祥腰上的剑伤,很深,看得出来他上次处理的很草率,涂药的痕迹很不均匀,应该是他自己给自己上药的。难道堂堂锦衣卫指挥使身边连个上药的侍女都没有?


黄渤上药的手法很轻,不知道是怕弄疼罗志祥还是又把伤口弄出血。


“渤哥,没关系的,不是很痛。”


哦,我都看见你额角冒出的冷汗了。


“渤哥?”大约是黄渤没有出声,罗志祥又喊了一声。


黄渤故意在伤口旁边按了一下,随即响起罗志祥带着压抑的低呼声。


“就算说痛,也没有人会怪你,不需要这么辛苦的忍着。”


黄渤看见罗志祥以几不可见的幅度点了点头。


黄渤继续给罗志祥上药,虽然黄渤已经尽量放轻动作了,但是还是可以看见罗志祥痛的厉害,可以看见他抓着枕头的手上暴起的青筋,伴随着是不是响起的抽气声。


大约一炷香时间后,上药总算结束了。黄渤放松下来才感觉到自己的中衣好像也湿透了。黄渤拿起手边的湿布准备给罗志祥擦一下背上的汗,罗志祥大约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想起来,“渤哥,我自己来吧。”黄渤按住他的肩,“别动!”


重新给罗志祥包扎好伤口后,黄渤说: “你府里是不是不安全,你今晚先睡我这里吧,我睡榻上。”


“这怎麽可以呢。”


“受伤的人没资格反对。”


“渤哥,叫我小猪吧,我的朋友都这么叫我。”


「菠萝」 有求 (三) (古代架空)

第三章


黄渤离开一个时辰后,皇上派兵围了户部尚书府,陆仪入狱


三日后,黄渤去了天牢看望这位曾经了户部尚书。


屏退周围的狱卒后,黄渤挂在招牌笑容,看着陆仪:“不知道陆大人考虑得怎么样了?”


陆仪抬头看了黄渤一眼,虚弱的开口:“我凭什么相信你?”


黄渤笑得更开心了:“凭什么?信不信是你的事,我需要钱,你需要命,我们各取所需!”


陆仪想了想,“我要出去后才能相信你。”


黄渤面试一肃,“你没有资格跟我提条件。”黄渤唤来了一个狱卒,正是每日给陆仪放饭的狱卒,黄渤说:“你要是相通了就告诉他,他会转告给我的。”


陆仪看着狱卒,大笑起来:“我以为丞相也是为了朝堂殚精竭虑了,没想到丞相才是野心家,此番黄磊安插锦衣卫指挥使的事情只怕已被皇上猜忌,否则那日也不会单独招丞相入见。丞相好手段”


黄渤斜看了陆仪一眼,“这就不用陆大人操心了。”说罢,拂袖而去。


深夜,黄渤再次从梦中惊醒,看见锦衣华服的坐在床边。好嘛,这次连夜行衣都不穿了。罗志祥见黄渤醒来,俯下身搂住黄渤的脖子,在他脸颊上狠亲了一口:“渤哥,你好厉害耶!演技真好!陆仪他说他有话跟你说了哟。”


黄渤感觉伸手想推开罗志祥,奈何不敌习武之人力气大,只能一边推一边好好好地应着。

罗志祥松开黄渤,坐直身子看着黄渤,眼神晶亮。不知道是不是自己错觉,黄渤总觉罗志祥的眼睛特别有神,像是上好的猫眼石。


“所以明天你要去见他吗,渤哥?”


黄渤坐了起来,黄渤嘴角上翘,眨了眨眼睛想了想说:“当然要去,但是在这之前,你是不是该让刑部的人出点力,当一个人愤怒的时候会更加容易丧失理智。”


“好的,交给我去办。”


“好的”黄渤看了眼罗志祥,“……你怎么还不走?”


“哦,是这样子的,你看我是刚上任的嘛,我的府邸还没建好呢,渤哥你看不如我在你这里借宿一宿吧,反正你自己一个人床也挺宽的。”


黄渤笑了一下,猛然从被子里伸出了脚,对着罗志祥的腰毫不犹豫的踹了过去……


这一踹黄渤的确是用了七八分力气的,但是没想到能把罗志祥踹出血来,黄渤看着罗志祥腰部渐渐加重的暗色,一时有点懵了:“你受伤了?”


「菠萝」 有求 (二) (古代架空)

第二章


第二天,黄渤去了黄磊的府上,黄磊命下人将黄渤请进书房。

 

作为对黄磊的“报答”,黄渤“失手”摔碎了黄磊的心爱的紫袍玉带镇尺,看着黄磊瞪着眼睛又自觉理亏的样子,黄渤觉得心里有种微妙的满足感……

 

次日朝堂之上,百官都感觉到了朝堂上剑拔弩张的气氛,帝师说什么,丞相就偏要跳出来说反话,皇上左右为难,宣布退朝。

 

下朝后,皇上将两人传至御书房,没想到两人竟然在御书房闹了起来,黄渤暗责黄磊乘着上次跟皇上秘密出巡,安插来历不明的人做锦衣卫指挥使,意图扰乱皇上视听,其心可诛!黄磊反击黄渤无中生有,暗讽黄渤莫非做了亏心事不成,否则何以对锦衣卫指挥使如此担心!皇上龙颜大怒,直接摔了手边的砚台:“吵吵闹闹成何体统,二位卿家皆为朕的左膀右臂,深得朕心,如今你们二人眼里还有没有朕这个皇帝了!回去都闭门思过三日!罚俸半年!”

 

事情借宫中之人传开了,人们都知道这次丞相与帝师闹翻了。更有人打听到日前丞相去帝师府上,两人不欢而散,丞相怒摔镇尺愤然离去。一时之间人心惶惶。本来双黄共同辅佐新帝,是朝堂上的两股清流,陛下对二人甚为倚重,且二人本均为忠臣,如今失和,其中必定有一个野心家,朝堂上的局势必定要就重组了。

 

帝师和丞相在家闭门思过,期间新的锦衣卫指挥使走马上任。据说丞相在家里失手摔碎了自己最爱的天青雨霁青花瓷茶盏。

 

数日后,锦衣卫指挥使将户部尚书贪污灾银的事情写了道折子秘密递给了皇上,皇上却留中不发,在御书房传召了丞相黄渤,君臣二人在书房中说了人们,无从得知。

 

黄渤回府换了身便装后就从后门出府,去了户部尚书陆仪的府上。

 

“不知丞相大人此番前来有何贵干?”

 

黄渤把玩着手上的白玉扳指,没有开口。陆仪联想到近日帝师与丞相不和的传言,心中有所计较,也不再开口

“方才,本官自宫里出来……”顿了一会,黄渤又接着说“陆大人,你这个户部尚书怕是要到此为止了。”

 

陆仪脸色一变,正要发怒,黄渤又接着开口漫不经心的说:“方才皇上跟本官说,锦衣卫已经找出了你暗中贪污灾银的证据,陆大人,这可是诛九族的大罪啊。”

 

陆仪脸色一白,黄渤端起茶盏,用盖子撇了撇茶中的浮沫,享受的喝了一口,是上好的碧螺春。黄渤缓缓地开口说:“陆大人啊,我可以保你一命,但是我要你担任户部尚书这么多年贪污掉的所有钱财!”

 

“血口喷人!丞相大人好大的口气!”

 

“陆大人,人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你可以要想清楚。”黄渤一笑,看了眼陆仪,站起来拍了拍衣服上不存在的尘土,离开了户部尚书府。


===========================

好吧,这一章没让罗志祥出来,下一章就出来啦~~~

黄。一言不合就摔东西。渤 


「菠萝」 有求 (一) (古代架空)

半夜的时候,黄渤自睡梦中惊醒,发现卧室中多出来的人差点惊叫出身,被黑衣人眼明手快的捂住了嘴。黄渤这才恍惚想起白天下朝的时候帝师黄磊偷偷的跟他说,“今晚你一个人睡觉。”


黄渤缓过神来,对着黑衣人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黑衣人就松开了手。


黑衣人将自己的面巾拿下,对着黄渤露齿一笑,黄渤借着不甚清晰的月光,看见黑衣人目光闪闪,带着点狡黠。不等黄渤反应过来,黑衣人身形一动,翻身躺进了床的内侧,伸手搂住黄渤的腰身。


“在下罗志祥,是新上任的锦衣卫指挥使,深夜冒昧前来,是有要事相求,得罪之处,还望丞相大人海涵。”罗志祥从身上摸出了腰牌。


黄渤看着腰牌,这才反应过来这是皇帝和帝师上次秘密出巡找来的新的锦衣卫副指挥使。黄渤转了下身,看着罗志祥,可能感觉有点尴尬,动了下身子,却不小心抬眼看着罗志祥眸光闪闪,藏着笑意又带着点严肃。


这三更半夜,什么事搞这么神秘?黄渤定了下心神,“什么事?”


“户部尚书陆仪在位这么多年贪污了国库不少银子,我们追查不到银子的去向,这样的话即使处死了陆仪也追不回银子。陛下的意思的国库空虚,希望能追回陆仪贪污的银两。黄磊大人说可以托您去套他的话。”


“我?我凭什么让他相信我?”


 “就凭陆仪这个人虽然爱钱但是他更爱命。半月前,陛下派他施放北方大旱的赈灾银两,他却私自挪用灾银,证据确凿,按我朝律法是要诛九族的。锦衣卫这边只要露出风声这个,陆仪必定寝食难安,黄大人您只要去取得他的信任,让他相信您可以救他一命,他自然会把钱财双手奉上。您是权臣啊,身居高位,陛下年幼,对您十分信任,您说话的分量许是比我这个新上任的锦衣卫指挥使的分量重些。”


“你看清楚,我可是忠臣,两袖清风……”


“黄磊大人说你可以的!”


“合着,这都是那个老狐狸的主意?!”


“……”


“我要是不答应呢”


“那我就每天晚上都来咯,丞相大人是你不会想每天晚上都被吓醒的厚。”罗志祥对着黄渤邪气一笑,眨了下眼睛。


“这也是黄磊的主意?”


“不是,这是我的兴趣。”


“……我答应你,我如果做成了,你以后要答应我一个要求。”


“那就一言为定了厚。”